两年间估值从3亿飙升到50亿 开心麻花的商业逻辑

众鑫房地产_众鑫在线

2018-08-04

两年间估值从3亿飙升到50亿 开心麻花的商业逻辑

片面认为坚持“共同富裕”、“一切以人民为中心”发展理念,强调政府和市场功能有机结合的社会主义模式,是不可能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。

两年间估值从3亿飙升到50亿 开心麻花的商业逻辑

高口碑影片《驴得水》。第四部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上映6天票房已达亿元。2015年上映的《夏洛特烦恼》斩获亿元的票房。作为开心麻花三年之内上映的第四部电影,《西虹市首富》截至8月1日下午,上映6天票房已达亿元,碾压了同期上映的徐克执导中国式奇幻大片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。

从2015年斩获亿元票房的《夏洛特烦恼》开始,开心麻花走上了通往“中国话剧第一股”的一条并不平坦的道路。

《西虹市首富》成为开心麻花第三部破10亿元票房电影的同时,两年间开心麻花的估值也从3亿元飙升到50亿元。

优质IP影视开发让公司估值暴涨2015年9月上映,由开心麻花的原创舞台剧IP改编而来的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以黑马之姿斩获了亿元的票房。

三个月之后,开心麻花于12月19日挂牌新三板,直接登上了新三板影视公司赢利能力的榜首,当时估值为3亿元。

三年之后,开心麻花在今年1月29日发布公告,拟以每股106元的高价发行284万股,预计募集金额不超过3亿元,股票定增的发行对象包括盛歌资管、东方证券、易同投资等5家机构投资者和6名个人投资者。

此次定增完成之后,公司股本增至万股,若按照每股106元的价格计算,估值超过50亿元。

两年多时间,开心麻花是如何从3亿做到50亿元开心麻花后续三部电影票房的成功,是个重要的引子。

在2015年的《夏洛特烦恼》之后,开心麻花又创作出高口碑的《驴得水》,以及总票房冲至亿元、豪取2017年票房年度季军的《羞羞的铁拳》。

此外,还参投了《绝世高手》《妖铃铃》等票房,加上目前上映的《西虹市首富》开画即票房不俗,也正在逼近30亿元大关。

统计下来,开心麻花近年来累计产出票房已经超50亿元。

2015年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为开心麻花带来近15亿票房与亿元净利润,而在尚未进军电影行业前的2014年净利润只有亿元。

2017年《羞羞的铁拳》上映一个月前,开心麻花公布了2017年上半年的财报,公司实现净利润万元,同比下降%;但是今年四月公布2017全年财报的时候,一部《羞羞的铁拳》直接让原本下降的利润直接逆势增长了%。

“舞台剧电影”开心麻花的商业逻辑开心麻花CEO刘洪涛坦言,公司业务结构转型的契机是2012年光线投资的《人在囧途》实现IP深度开发,以此创造了衍生电影《泰囧》,并斩获了12亿元票房的好成绩,开心麻花深受感触,并由此开始尝试凭借开心麻花的舞台剧IP资源,进行喜剧影视作品深度开发的延伸。

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《驴得水》《羞羞的铁拳》都是以先舞台剧再电影的创作路径,创造了新的股价增长点。

近年因央视春晚小品而成为家喻户晓的IP,“开心麻花”这个品牌最早是以舞台剧为主营业务,而如今早已并非盈利的主要业务,根据开心麻花2017年财报显示,实现盈利的主要为影视及衍生业务,2017年一年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达亿元,在主营业务中占比高达%,远超传统舞台剧演出业务。

话剧改编成电影是常态,但是真正把这件事当成是生意在做的,恐怕就只有开心麻花了。

目前开心麻花挂名的四部电影,除了《酿酒师的百万横财》之外,包括即将上映的《李茶的姑妈》,都是根据已经成型的话剧改编。

而《西虹市首富》其实也是IP深度开发的产物,改编自1985年的经典电影《酿酒师的百万横财》。

不过,虽然开心麻花旗下的舞台剧IP不少,可刘洪涛说,在对改编电影话剧IP的选择上,有些话剧IP只适合演话剧,不能改编成电影。

开心麻花艺术委员会有一个非常残酷的标准:一部作品的诞生一定要超越上一部。

“在内容上,开心麻花‘残酷’创作,活在‘地气’中。

”他认为,一部电影想票房好、口碑好,只有靠品质。

明星也好,大IP也好,大资金也好,能够吸引创作和营销阶段的关注,但口碑传出来,基本上它的命运就定了。

高票房背后创业板IPO之路困难重重虽然不到3年,估值就从3亿涨到了50亿元,但开心麻花在“中国话剧第一股”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遂。

2015年12月29日,开心麻花正式挂牌新三板,2017年,开心麻花又试图开启创业板IPO之路,不过并不顺利。

今年4月“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”而撤回了创业板上市申请。

这一举动让人充满疑惑,开心麻花撤回IPO申请背后有什么隐情,暂无法得知。

实际上,业内人士对于开心麻花冲刺IPO其实一直都持并不乐观的态度。

首先,开心麻花的业绩波动大,盈利模式并没有完全成型,持续盈利能力也尚待考证。

其次,自开心麻花宣布冲刺IPO算起,交易所登记受理IPO的企业就多达600多家。

如果没有特殊处理,即使申请上市辅导,开心麻花“排队”的时间也可能会很长,至少也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。

加之证监会对于影视类公司的IPO向来非常谨慎,因此开心麻花的“转板”之路一直都未被看好。

而开心麻花也正在改变商业布局的路径,此前投资单片,现在变为投资影片出品公司。

以《西虹市首富》为例,公开资料显示,该影片的操盘者为西虹市影视文化(天津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虹市影视文化”),开心麻花则是出资4000万元参投影片。

但开心麻花与该片的关系不仅限于此,其实《西虹市首富》的导演闫非、彭大魔分别占有该公司%股份并列为第一大股东,同时闫非还是西虹市影视文化的法定代表人。

而开心麻花则位列该公司的第四大股东,占有15%的股份,同时开心麻花董事会秘书、财务总监周力担任西虹市影视文化的监事。

在从业者看来,通过投资电影背后的操盘公司,能够使双方实现更紧密的联系,并针对各自影片达成进一步合作或资源上的对接,尤其是电影创作者创办的公司,尤为吸引投资者的青睐。

此举被视为开心麻花一次野心勃勃的试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