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PO排队企业大规模撤回现象缓解

众鑫房地产_众鑫在线

2018-05-22

IPO排队企业大规模撤回现象缓解

公益中国爱心联盟领导机构名誉主席:布赫(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)铁木尔达瓦买提(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)曹志(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)孙孚凌(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)主席:郝盛琦(中共中央办公厅原副主任)顾问:张全景(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)甘子玉(国家十一五规划专家委主任)朱良(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部长)邹瑜(司法部原部长)胡富国(中共山西省委原书记)袁木(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)郑拓彬(对外经济贸易部原部长)李力安(黑龙江省委原书记)赵宗鼐(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常务副部长)邵华泽(中国记协名誉主席)陈邦柱(原国内贸易部部长)陈耀邦(农业部原部长)曲格平(原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)万绍芬(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)于明涛(国家审计署原审计长)徐志坚(国务院参事室原主任)刘吉(国务院首批稽查特派员)周克玉(总后勤部原政委、上将)裴周玉(开国少将北京军区原副政委)张序三(海军原副司令员、中将)陈虹(民政部原副部长)解思忠(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原主席)李晋有(国家民委原副主任)杨培青(国家工商局原党组书记)高占祥(文化部原副部长)庄炎林(中华全国侨联原主席)龚心瀚(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)谭云鹤(卫生部原副部长)张文范(民政部原副部长)杨海波(教育部原常务副部长)李滔(教育部原副部长)吕志先(文化部原副部长)张磐(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)许林枫(农业部原副部长)姜习(原国家商业部部长)郭树言(国务院三峡办原主任)戴生龙(国家保密局原局长)刘广运(原国家林业部副部长)李赣骝(民革中央原副主席)陈洁(外经贸部原副部长)张绍贤(原电力部副部长)蒋毅(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)胡熙明(卫生部原副部长)程飞(外经贸原副部长)同向荣(广电部原副部长)谢高觉(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)任景德(国家审计署原纪检组长)刘平源(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)郑道中(国家信访局原局长)杨贵(公安部原副部长)潘振宙(文化部原副部长)王文同(公安部原副部长)苏杰(铁道部原副部长)杨波(原轻工业部部长)胡平(商业部原部长)谢华(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)宋树有(农业部原副部长)万海峰(将军、成都军区原政委)胡之光(公安部原副部长)顾金池(原辽宁省委书记)郭献瑞(原国家商业部副部长)徐才(原国家体委副主任)刘恕(中国科协原副主席)杨利民(交通部原纪检组组长)华楠(总政治部原副主任)姚雪森(将军、海军航空兵副司令)刘毅(原国家旅游局局长)贾光禄(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会原主席)曲琪玉(中共中央管理局原副局长)秘书长:吴仕鹏(中国网公益中国频道新闻总监、主编)

IPO排队企业大规模撤回现象缓解

■本报记者朱宝琛IPO排队企业大规模撤回申报材料的现象有所缓解。根据上交所最新公布的数据,截至5月11日,证监会按周公布首发申报企业中,2018年终止审查企业共144家,其中上交所55家,深交所89家(中小板25家,创业板64家)。这一数据,只比此前一周增加了4家:截至5月4日,2018年终止审查企业共140家。如果时间倒退回一个月前,截至4月13日,这一数据为128家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,只有16家企业撤回申请材料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4月2日到4月13日短短12天时间里,有43家IPO企业撤回申请材料。前期大量的企业撤回申报材料,IPO堰塞湖情况得到大幅缓解,现在留下的企业,虽然依然会有终止审查的情况出现,但基本上都是质地相对不错的,所以,每周终止审查企业数量大幅减少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一位来自上海的券商人士告诉记者。业界分析认为,一般来说,撤材料的情况大致分为三类:第一类情况是企业带病申报IPO,本身业绩不理想、资质有瑕疵,之前这类公司心存侥幸会先申报,然后在排队过程中整改,如果整改仍不合格只能先撤材料;第二类情况是企业在审核期间发生突发状况,如受到行政处罚等;第三类情况是企业外部环境变化,如行业下行导致企业业绩增长乏力。随着前期终止审查企业数量的大幅增加,IPO排队企业数量大幅下降。来自上交所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5月11日,证监会按周公布主板、中小板、创业板首发申报企业共315家,其中上交所153家,深交所162家(中小板49家、创业板113家)。排队企业数量大幅减少的另一个原因,是新增报会企业数量的大幅减少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5月11日,今年新增24家报会企业,其中上交所8家,深交所中小板5家,创业板11家。虽然排队企业数量大幅减少,终止审查企业数量大幅增加,但发审委对于IPO申请企业的审核并没有任何放松。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统计,截至5月15日,今年以来证监会发审委共计审核了94家(不包括取消审核)企业的IPO申请。从审核结果来看,50家获得通过,38家被否,6家暂缓表决,通过率(不包括取消审核但包括二次上会企业)为%。虽然通过率有所提高,但从严审核的状态肯定是不会变的,这是大的方向。上述来自上海的券商人士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比如,4月份、5月份被否、暂缓表决和取消审核的企业依然时不时地出现。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认为,经过上一阶段的从严发审,不少不合格企业主动退出,申请上市企业的排队时间明显缩短,排队企业数量显著下降。在当前IPO审核制度背景下,发审工作需要首先保证质量,防止企业带病上市。在排队企业数量大幅减少的同时,完成上市的企业数量也较去年同期减少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5月11日,上交所主板27家IPO公司完成上市,募资亿元,5家公司发行中,17家公司过会待发行。深交所中小板8家IPO公司完成上市,募资亿元,无公司发行中,6家公司过会待发行。深交所创业板14家IPO公司完成上市,募资亿元,4家公司发行中,6家公司过会待发行。